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阿文 | 13-Jul-10 | 行萬里路, 四年一度 | (108 Reads)

信念在教我:「世界盃期間,不應出外旅遊,免得分神於早上的行程及晚間的球賽。」如果當地的酒店沒有賽事的直播,更錯過這四年一度的盛事。若到主辦國或強隊的國家去,亦恐怕付不起那高昂的旅費。然而,這段時間到日本去,感受當地的氣氛,卻正合時宜。


上圖:日本要勇奪世界盃,談何容易?真是長路漫漫。

出發前的凌晨(25/6, 2:30am),日本在分組賽最後一仗 3:1 擊敗丹麥,以小組次名擠身十六強。心情矛盾的我自86世界盃就喜愛丹麥,當然希望丹麥能戰勝只要賽和也能出線的日本,繼續力爭上游;然而,若日本敗走,便無緣殺入十六強,令是次大阪/京都之行失色不少,因為我們無緣感受日本人對其國家球隊的熱愛之情。

到了日本,每天的清晨節目(如同早期還有余文詩主持的《香港早晨》),其中一個環節在討論日本隊的表現。在他們被巴拉圭淘汰前,節目經常重播日本隊的精華片段、盛讚本田圭佑的罰球如何了得、又研究他的球鞋等。加上當地的正版日本隊球衣貴得很(10,395日元),令我起了一個歪念:就是祈求他們早些被淘汰出局,免得他們過份自滿,同時日本隊的球衣可因此而減價。


上圖:心齋橋附近滿是與某大品牌體育用品的大型廣告。

大戰當日(29/6),滿街更是藍衣軍團。大部份的日本人喜歡中村俊輔及遠藤保仁,球依也印上他們的名字與號碼;而田中鬥莉王與內田篤人也有不少的擁護者。大家只有一個信念,就是作為今屆世界盃亞洲球隊的最後希望,創造日本國家隊打入世界盃八強的歷史。可惜,十二碼的飲恨令大家失望而回。翌日的節目也一改過往風格,變得沉重又客觀地分析輸掉的原因。不過,球衣的售價依舊高企,我們希望從中獲利的念頭落空。慶幸地,我能在旅程的最後一天,在 Rinku Premium Outlet 的 Adidas 專門店找到一件數年前的日本隊外套,只此一件,見2,000日元便可成交(還有八五折),便購了。總算也尋到寶。